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大连胃肠病医院 > 医院动态 >

大连粪菌移植是药?是疗法?到底该如何监管

发布时间:2020-07-12    来源:大连胃肠医院

粪菌移植是药?是疗法?到底该如何监管?

今天是第594期日报。

BMCG:应如何监管粪菌移植?(必读观点文)

BMC Gastroenterology[IF:2.212]

① 目前对粪菌移植缺乏统一的有效监管,不同国家的政策差别较大;② 奥地利的观点最自由,认为粪菌移植是治疗手段而非药物;③ 美国FDA认为粪菌移植需进行新药申请流程(治疗艰难梭菌感染除外);④ 可将粪菌移植监管纳入基因、细胞、组织的相应监管中;⑤ 监管需遵循的原则:各国监管协调、患者的知情决策权、粪便质量、供体匿名、疗效、信息、药物警戒;⑥ 监管框架须适应产品的演变,且应鼓励开展临床试验来确认粪菌移植对于其他疾病的可能优势。

Faecal microbiota transplantation: a regulatory hurdle?

2017-11-28  DOI: 10.1186/s12876-017-0687-5

TEM:一文读懂调控代谢的胆汁酸(综述)

Trends in Endocrinology and Metabolism[IF:10.893]

① 胆汁酸是一种内分泌信号分子,可以通过激活胆汁酸受体(如FXR和TGR5)对代谢过程(比如葡萄糖、脂肪以及能量稳态)产生调节作用;② 肠道内的胆汁酸主要靠菌群调节,包括胆汁酸合成相关的酶;③ 胆汁酸与菌群通过FXR和TGR5的相互作用是机体代谢的基础,具体代谢通路跟组织部位有关;④ 对菌群的调节,带来胆汁酸组成的变化,可能会影响代谢病的治疗以及减重手术效果;⑤ 通过益生菌/元、粪菌移植改变菌群与胆汁酸构成是对付代谢病的有效手段。

Role of Bile Acids in Metabolic Control

2017-11-28  DOI: 10.1016/j.tem.2017.11.002

ME:饮食对口腔菌群的显著影响

Molecular Ecology[IF:6.086]

① 收集菲律宾的狩猎采集者及传统农民的唾液样本,分析口腔菌群的差异,并与习惯西式饮食的个体作比较;② 狩猎采集者及西式饮食者的奈瑟氏菌属与嗜血杆菌属的相对丰度存在巨大差异,传统农民介于两者之间;③ 狩猎采集者口腔菌群中存在许多被认为是口腔致病菌的物种,但宿主的口腔健康并未受影响;④ 维生素B5自养及脲酶介导的pH调节可能是由狩猎采集转向西式饮食而发生的适应性功能变化。

Oral microbiomes from hunter-gatherers and traditional farmers reveal shifts in commensal balance and pathogen load linked to diet

2017-11-22  DOI: 10.1111/mec.14435

SR:口腔菌群或与鳞状细胞癌有关

Scientific Reports[IF:4.259]

① 比较来自台湾的127名健康人、124名口腔上皮细胞前体病变患者、125名口腔鳞状细胞癌(OSCC)患者的口腔菌群;② 咀嚼槟榔与OSCC显著相关;③ 在上皮细胞前体病变及癌症患者之间,口腔菌群中5个菌属存在显著差异,包括芽孢杆菌属、肠球菌属、消化链球菌属、Slackia、Parvimonas;④ 口腔菌群或可作为监测口腔上皮细胞前体病变过渡到口腔癌变的生物标记物。

Bacterial alterations in salivary microbiota and their association in oral cancer

2017-11-28  DOI: 10.1038/s41598-017-16418-x

FM:瘤胃菌群的电动力学性质

Frontiers in Microbiology[IF:4.076]

① 瘤胃菌群的电动力学特性涉及细胞表面粘附和菌群代谢;② 研究三种水平的特殊生物材料表面积和四种水平的培养基表面张力(ST)对动电特性、发酵参数和ST发酵过程的影响;③ 应用双时间序列分析和微扰理论,开发预测性人工神经网络ANN模型来预测微生物动力学性质的变化;④ 对于瘤胃微生物ξ的最佳双时间序列径向基函数模型预测ξ> 3万,相关系数> 0.8;⑤ 该模型阐明了瘤胃微生物电动力特性与介质物理因素、底物消化率及其代谢物之间的关系。

Experimental study and ANN dual-time scale perturbation model of electrokinetic properties of microbiota

2017-06-30  DOI: 10.3389/fmicb.2017.01216

ME:抗生素对蜜蜂肠道菌群核心物种的影响

Molecular Ecology[IF:6.086]

① 已有的研究发现,抗生素严重改变了蜜蜂肠道菌群的物种组成;② 通过蛋白编码基因的扩增子测序,追踪蜜蜂肠道菌群两个核心物种Gilliamella apicola和Snodgrassella alvi在抗生素扰动后的种群动态;③ G.apicola遗传多样性显著大幅度降低并伴随着一些等位基因频率的增加,表明对抗生素干预的抗性,而S.alvi多样性不受影响;④ 抗生素不仅影响肠道菌群的物种组成,而且影响物种内等位基因的多样性。

Antibiotics reduce genetic diversity of core species in the honeybee gut microbiome

2017-11-22  DOI: 10.1111/mec.14434

Microbiome:木虱内共生菌的群落动态

Microbiome[IF:8.496]

① 内共生菌置换和补足之前的群落动态是内共生演化的基础,分析25个木虱属物种在不同发育阶段和不同生态位中的细菌;② 大多数物种只含有一种主要的γ-变形杆菌为次级内共生菌(S-内共生菌),其在寄主物种间不同,在所有宿主中,五个木虱属物种中有2-3个内共生菌物种;③ 所有木虱都携带卡索氏菌,比其主要S-内共生菌具有更高的滴度,一些木虱带有α-变形菌纲,而植物致病菌较少;④ 不同形态的木虱种类的生态位不影响内共生菌群落。

Symbionts in waiting: th

本文地址:http://ltwc.86106666.com/yydt/20200712808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