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大连胃肠病医院 > 胃病 > 胃窦炎 >

大连坏兆头:2型糖尿病飞速年轻化~ 热心肠

发布时间:2020-07-21    来源:大连胃肠医院

坏兆头:2型糖尿病飞速年轻化~

今天是第507期日报。

Lancet子刊:一文读懂青少年和年轻人的2型糖尿病(综述)

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IF:19.742]

① 2型糖尿病在青少年及年轻成人中的发病率显著上升,主要风险因素包括肥胖、家族史、久坐的生活方式;② 年轻人患2型糖尿病的机制包括:β细胞的功能衰退、肥胖相关的机制(胰岛素抵抗、胰岛素分泌受损、慢性炎症等);③ 关键驱动因素包括:生命早期决定因素(母亲的营养状况)、饮食/肥胖、体育锻炼情况、社会经济学因素、家族史、性别及多囊卵巢综合征、非酒精性脂肪肝病;④ 并发症包括:微血管/大血管并发症、认知功能衰退等。

Type 2 diabetes in adolescents and young adults

2017-08-25  DOI: 10.1016/S2213-8587(17)30186-9

Lancet子刊:2型糖尿病患者睡不好,怎么办?(综述)

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IF:19.742]

① 失眠症及睡眠窒息症(OSA)在2型糖尿病患者中常见,两者均与心血管代谢改变(例如高血压、交感神经系统活性增加、系统性胰岛素抵抗)相关;② 上述心血管症状可使2型糖尿病恶化,因此改善患者的睡眠可帮助治疗2型糖尿病;③ 治疗2型糖尿病患者的失眠症及OSA的方法包括:药物辅助睡眠(例如苯二氮受体激动剂、褪黑素)、失眠症认知行为疗法、针对OSA的持续性气道正压通气、生活方式干预等。

Aiding sleep in type 2 diabetes: therapeutic considerations

2017-08-24  DOI: 10.1016/S2213-8587(17)30233-4

Cell子刊:二甲双胍起效,肠道菌群或真的很关键

Cell Metabolism[IF:18.164]

① 许多常见药物的作用机制不清,可能与肠道菌群相关,肠道菌群对药物活性起直接或间接的作用,如2型糖尿病药物二甲双胍;② Wu等人发现,二甲双胍可以改变某些肠道菌群组成,并影响菌群代谢产物的产生,调节菌群编码金属蛋白和金属转运蛋白基因的表达,且停药后影响还在;③ 肠道菌群的变化又反过来影响二甲双胍的活性发挥;④ 但是明确肠道菌群变化和二甲双孤的机制之间的直接联系还是十分困难,不同的研究结果各异,未来还需更深入研究。

Meds Modify Microbiome, Mediating Their Effects

2017-09-05  DOI: 10.1016/j.cmet.2017.08.022

Microbiome:孕妇长太胖,似乎主要影响自身而非后代肠道菌群

Microbiome[IF:8.496]

① 分析169名产妇生产4天后的肠道菌群,及其后代在2岁之前的6个时间点的肠道菌群;② 根据孕前BMI以及妊娠期体重增加将产妇分组;③ 孕前超重/肥胖的产妇,其肠道菌群α多样性降低;④ 孕前超重/肥胖且妊娠期体重过度增加的产妇,肠道菌群中可遗传的Christensenellaceae细菌科,以及毛螺菌属、双歧杆菌属等细菌属发生改变;⑤ 上述母亲特征与后代的肠道菌群无显著关联;⑥ 母亲肠道菌群中的某些特定OTU可显著增加后代出生后4-10天的瘦相关分类群。

Pre-pregnancy weight, gestational weight gain, and the gut microbiota of mothers and their infants

2017-09-04  DOI: 10.1186/s40168-017-0332-0

Gut:水分活度不影响人结肠菌群的组成

Gut[IF:16.658]

① 在53名健康女性中研究发现,粪便硬度与肠道菌群丰度、肠型、细菌生长速率等肠道生态系统标志相关;② 2项受试者超过1000人的大型研究表明,结肠菌群组成与粪便硬度相关;③ 提出2种上述相关性背后的机制假设:结肠通过率差异或水分活度差异;④ 对62份新鲜粪便样本进行分析,发现粪便中的水分活度与水分含量或粪便硬度均无关,且对结肠菌群组成的影响十分有限。

Water activity does not shape the microbiota in the human colon

2017-01-06  DOI: 10.1136/gutjnl-2016-313530

IR:适应性免疫中的宿主-菌群互作(综述)

Immunological Reviews[IF:9.614]

① IgA是粘膜表面的主要抗体,通过肠道上皮细胞的多聚免疫球蛋白受体(pIgR)跨过上皮进入肠腔,肠道IgA可由菌群定殖诱导产生,许多肠道菌群表面包被有IgA;② T细胞依赖性IgA的产生与分节丝状菌及Mucispirillum相关;③ 生命早期定殖的肠道菌群的多样性水平在抑制IgE中起关键作用;④ 粘膜菌群可诱导系统性IgG的产生;⑤ 肠道菌群可诱导产生不同亚群的CD4+ T细胞,李斯特菌属驱动Th1反应,线虫驱动Th2反应,分节丝状菌驱动Th17反应。

Host-microbiota interactions and adaptive immunity

2017-09-01  DOI: 10.1111/imr.12575

Nature子刊:一文读懂土壤菌群(综述)

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IF:26.819]

① 随着土壤深度的不同,土壤pH值、有机碳含量、盐分、质地、可获取氮的浓度随之改变,而土壤菌群的组成也有所差异;② 土壤中丰度最高的真菌、细菌、古细菌、原生生物分别是:担子菌门、酸杆菌门、泉古菌门、有孔虫界;③ DNA测序方法只提供土壤菌群的分类和基因的相对丰度,基因组信息可预测不同种类的功能作用;④ 土壤菌群影响土壤的生物地球化学过程,如氮固定、发酵、甲烷生成、氢气氧化等;⑤ 操纵土壤菌群可提高土壤肥力、改善谷物产生。

Embracing the unknown: disentangling the complexities of the soil microbiome

2017-08-21  DOI: 10.1038/nrmicro.2017.87

SR:眼表有什么细菌?

Scientific Reports[IF:4.259]

① 收集45名健康人在3个月内不同时间点的结膜样本,分析眼表菌群的组成及随时间的变化;② 细菌培养法及测序法均揭示了眼表菌群较低的菌群生物量,所有样本中均无法培养出任何细菌物种;③ 眼表菌群中最常见的分类群为棒状杆菌属,没有在所有样本中均存在的分类群;④ 有26个分类群在至少1个受试者的所有时间点的样本中均存在,包括棒状杆菌属和链球菌属;⑤ 眼表菌群中似乎不存在核心菌群。

Temporal Stability and Composition of the Ocular Surface Microbiome

2017-08-29  DOI: 10.1038/s41598-017-10494-9

感谢本期日报的创作者:沈志勋,药农,花开

点击阅读过去10天的日报:

0910 生酮饮食:影响肝脏和肠道的生物钟

0909 肠脑相连:菌群毒素,大量进入老年痴呆患者大脑!

0908 爱喝酸奶的中国人,更开心还是更抑郁?

0907 人工改造的细菌,在肠道研究中大有可为~

0906 测细菌验孕,靠谱吗?

0905 益生菌/元之外:改善肠道菌群,吃点辣?

0904 500期巨献50篇必读综述!

0903 妙哉!文学名著的经典语言,启发菌群研究~

0902 真相迫近:肝肠更相照~

0901 8月,最值得看的30篇菌群文献!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的内容



本文地址:http://ltwc.86106666.com/wb/wdy/20200721816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